语言习得和思维角度观察语言

语言的研究分为共时及历时.人类语言的习得可分为常见的五个阶段.本文从这五个阶段举例分析,简单探讨语言与思维的关系.思维是人类特有的,思维的反应是人的感官机能对外界事物的基本感官认识。
马克思说过,“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语言是一种实践,是现实的意识。不论人头脑中会产生什么样的思想,以及这些思想在什么时候产生,他们只有在语言材料、语言的术语、词句之上才可形成。”语言的研究分为共时(某一特定时期的变化)和历时(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有人说过,语言和言语的应用就是一扇打开人的思想的属性和意识结构的窗户,并将其称之为心理语言学。

那么语言是如何习得的呢?
对于这个复杂的问题,我们了解的途径之一就是研究婴儿或儿童的语言习得的过程。首先,从婴儿的发音阶段来看人类的语言的习得过程。可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哭声功能,丁尼生说过;’’我们说话的第一步不是字词,而是哭叫’’。可理解为,当婴儿的需达不到满足,心理不畅,他会用啼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这是语言产生的第一阶段。第二阶段,婴儿的细语阶段,此时婴儿大约是两个月左右.在第五个月左右,婴儿已经开始模仿他所接收到的内容。第三阶段,咿呀阶段。这时的婴儿已经会用辅音元音的方式表达咿呀的音。有趣的是,有的六个月大的婴儿,并不能完全模仿母语的辅音发音。例如,一个6个月大的讲英语的国家的小婴儿,他将不送气的p,会发出送气的b,也就是说,他没有完全的模仿。第四个阶段,在婴儿8个月大的时候,他能发规范的呀呀学语。他发的音节类似于成年人发的音节。而且能随机的发出辅音。对于特殊情况,可以分别考虑,并加以研究。在哭叫和嘤嘤低语(咕咕)阶段,正常的孩子和天生的聋哑孩子在这些方面并没有显著的差别。但到了呀呀学语(说话含糊不清)阶段,由于天生的聋哑婴儿缺少超语段的精确性的特点,可被辨别出其不同于正常的孩子。第五个阶段,字的发音。一般是在孩子一岁左右,他能够发出他经常见到的并且自己熟知的可掌握的事务。例如,’milk’‘ma’‘doggy’‘ba’多数情况为,他天天见到的,而且容易发的音,单音节的为多数。总结上述五个阶段,可得出,发音是一个逐步的过程,由哭叫——细语——咿呀——呀呀学语——字的发音,是有规律,有步骤的进行的,而不是跳跃的、杂乱无章的。
言语发音是人类的天赋。抽象思维和灵活发音的能力相结合表现为人的言语能力。人的语言能力是先天的,而运用这种能力,学会一种语言则是后天的事。先天的能力能否在后天成为现实,环境起决定作用。
思维是人类特有的。思维是人脑反应客观事物的过程,在没有语言之前,人脑也反映客观事物。但这种反应是人的感官机能对外界事物的基本感官认识。是极其原始的。语言不是生理现象,也不是个人现象,也不是自然现象。由于社会历史的发展,人类交流越来越多(主以劳动的方式),有了记住语言的需,语言逐渐发展起来。—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语言决定思维(洪堡特,萨坯尔,沃尔夫—)。
一个正常的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可能脱离语言材料进行思维,也就是说,人没有语言不能思维。
下面用另一个实验来体现言语发音是人类的天赋
语言习得的第二个阶段,造句阶段。第一阶段为,单个字表达句子的意思。具体例子,可从达尔文研究其儿子的发音阶段中,’milk’来表达的我’milk’的意思。由于从发音的角度研究语言,较为模糊,没有可控性,因此不精确,但是句法的阶段是可控的。因此,研究句法者较多。
下面的例子是用会说两个字的婴儿与会说四个字的大猩猩做比较。观察他们在表达自己的需求的时候,是如何排字序的(字指的是ASLAmericansignlanguage),

结果发现,婴儿的发音有句法倾向,而猩猩的发音只是重复的堆积词而已。而此时的婴儿并没有学名词,动词,形容词的划分,但却可以有造句倾向。
因此,可以说,人类天生有创造语言的能力。
小孩的发音不仅是不断练习,创造性的,而且他们所犯的错误其实也是对造句的敏感性的饭应。
例如,

其语言的创造性可有下图显示

这是两岁小女婴儿的创造性的体现。
此外,不论从WH的问句,还是从否定句的发展,都可以证明婴儿的造句能力很强。而这些,是猩猩不能匹及的。
以上三个阶段形象说明造句过程。
其实,语言的还有这样的一个顺序,即从概念化到形成表达的内容到发音到信息发出时的自我检查。概念化,可以理解为我们从婴儿阶段利用自己的感官机能对周围事物形成的理解和认识,逐步形成对此事物的概念,比如它的功能,它的外形,它的颜色等等。当我们想表达事物时,第一在头脑中出现的是儿时的第一印象。其次,形成组句阶段,当表达一个意思,我们有意识和无意识的遵循着一定的规律和逻辑。利用语言的创造性质,不断组成各种各样的言语。接下来,就是将组成的句子从发音器官中发出来,这一阶段利用人的生理发音器官。但在发音时,不是机械的发音,而是带着意识去发音,这时的意识,有纠正语法的功能。这些阶段,都离不开人脑皮质层的储存信息的功能及人脑灵活的创造性的功能。
以上,仅是简单的从几个方面阐述语言习得的阶段,以及语言与思维的关系,当然,语言习得过程中,是如何与思维分工工作的,这是个复杂的问题,需长时间的研究。语言习得的研究,是对语言的理解更深层,会推动语言的发展。
(中国矿业大学外文学院;江苏;徐州;221116)


参考文献
[1]蔡春驰,王丹,语言与思维、文化及教学的关联,社会科学战线,2009(12)
[2]王洪刚,唐功志,语言、思维与中西文化比较,沈阳工业大学学报,2010(3)
[3]杨慧芳,思维与语言,科技信息,2009(31)
[4]张苹英,汉英习语的思维观照与对应,2009(8)